首页 > 文化 >

李贤龙:夏夜遐思

发布时间:2022-09-28 22:48:55来源:网络转载
夏 夜 遐 思
 
■ 李贤龙
 
又快到11点了,最近每晚在临睡之前,我都会习惯性地打开手机,看一下第二天的天气预报,祈盼着温度能有所降低,唉!又是高温红色预警,今年夏天的气候有点不同往常,网上说这是六十年一遇,接下来的几天还是40度的高温,超长版的三伏真的让人有些无所适从!
说实在的,最近有些想家了。虽然现在有条件可以一天到晚的待在空调房里享受冷气,但还是特别怀念以前在农村老家的生活,怀念“大自然牌”空调带给我的凉爽,怀念那种“时有微凉不是风”的美妙感受!可能有人会觉得,夏天在哪儿还不都一样,其实不然,白日里姑且不论,烈日炎炎,城里也好,乡下也罢,在哪儿都讨不着便宜!一到晚上,那可是天壤之别,乡村的夏夜不仅有凉爽,还充满了惬意和温馨……那是在这个钢筋混凝土所构建的城里永远也体会不到的!
自从母亲去世,我已经很久没有回老家看看了,想到这里,不免勾起了心底深藏已久的记忆,以前一家人都在一起乘凉的情景过电影似的在脑海中浮现开来……
“三伏天的日头火辣辣,晒干了鱼儿烤焦了虾”,记得这是小时候出现在电视里的一段广告词。夏天确实带给了我们无法抗拒的炎热,刺眼的阳光,灼热的路面,以至于在家守着“空调wifi西瓜”——度夏三件宝,没有事情谁都不愿出门。但对于儿时的我们来说,夏日里更多的还是欢乐,我们农村孩子也有个“度夏三件宝”,那就是凉床、电视、冷水澡。太阳一落山,趁着余晖,有时我就扛着毛巾,穿个小裤衩,赤着脚,屁颠屁颠地跑到家门口附近的小河沟里“打汪”,现在想想也很好奇,当时怎么也不怕路上的石子硌脚。其实下河洗冷水澡,是不会被允许的,基本上也是偷着去的,要是被发现了少不了要挨一顿骂,记得母亲跟我说过,冷水玩多了会抽筋,这一点或许是真的,我现在偶尔会半夜里腿抽筋,大概就是小时候不听话,下河玩多了,贪凉泡冷水导致的。
父亲有门好手艺,会做一些竹器活,特别是竹凉床做的讲究,在老家叫做“凉床笆”,记得以前每年都有很多人来家里找父亲订购。反正是自家竹园的竹子,那时候工价也低,稍微加一点手工费就卖了,货真价实,父亲乐意,卖家满意,两全其美!到现在我老家里还有一张呢!
凉床这东西,我感觉旧的比新的要睡着舒服,通过一段时间使用,表面的都有些泛红发亮,这应该就是人们所说的“包浆”吧!记得当时家里用的就是这样,有如此好的“包浆”,我的功劳应该是最大,因为我“盘”得最多,一个暑假里就和凉床最亲密,做作业在这上面,看电视在这上面,睡觉更离不开它。
 

 

记得是87年,我7岁那年,家里有的电视,父亲知道我们在家里孤单,特意买了台黄山牌14寸的黑白电视机。在当时,除了手电筒,那是家里第一台像样的家用电器。从那时起,每年暑假的时候,有一半时间就是躺在凉床上看电视,那是当时最享受的事情了。每天下午6点半的儿童片,诸如“恐龙特辑克赛号”“公主希瑞”“聪明的一休”之类的一集不落。父亲担心影响我的学习,白日里不让看电视,有时只能偷偷看,电视机播放久了会发热,为了不被发现,估摸着父亲快要回来之前,用扇子把电视机扇凉降温,小把戏而已,终究是瞒不过大人的。
天一擦黑,门前的稻场上先洒水扫干净,父亲从家里搬两条长板凳,在稻场上一架,降温利器——凉床这就又出场了,有时我故意躺在凉床上不下来,让父母从家里连同我一起抬出来。“净水泼街”有了,就差没用“黄土垫道”了,古时候大官出巡才有这排面,是不是很有仪式感?哈哈!现在想想以前也蛮有意思的!
我家住的地方是个单家独户,确实没有那些大院子热闹——小孩儿多,可以玩的东西也多。家里就我和妹妹两个,平日里没什么可玩的,不杠祸就不错了,妹妹比我小很多,也玩不到一块儿。好在我那时不喜欢太过喧闹,到现在也还是这样。看来人的性格是从小就注定了的,我喜欢安静,从小到大一直都是。不喜欢归不喜欢,该“闹”的还是在“闹”,门前几棵泡桐树上的知了拼了命地叫,特别是傍晚那阵子,吵的差点连说话和看电视都听不见声音,一直要持续到晚上8点多才陆陆续续地,极不情愿似地停下来。
知了停了声音,四周安静很多,偶尔传来的几声狗叫点缀着阵阵蛙鼓虫鸣,还有那四处飞舞的萤火虫,给夏夜的山村增添了几分韵味与祥和。这个时候,最有趣的莫过于捉萤火虫了,我和小妹每天晚上,总会捉上几个装入小瓶子放在身边,一闪一闪的,让它陪伴我们入眠,记忆中那是童年里最温柔的一束光!
劳累了一天的父母,此时已经洗漱完毕,坐在凉床上乘凉了,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些家长里短。看到他们都在,我和小妹便会凑过去,此时这张凉床,便开始发挥它最大的功能,挤得满满当当,成为了一家人亲密无间的见证——母亲摇着蒲扇,扇着凉风,顺便驱赶蚊子,父亲满足地吐着烟,憧憬着未来,我和小妹则躺在床上看满天的星星。想到这个场景,不由得又想起了几句古诗,辛弃疾的“稻花香里说丰年,听取蛙声一片”,袁牧的“轻罗小扇扑流萤”“卧看牵牛织女星”,原来我童年的夏夜,生活得如诗一般!
母亲因为白天要和父亲一起去种庄稼,没空陪我和妹妹,晚上乘凉休息的时候,总会跟我们说上很多东西。有时还唱歌给我听,她会的基本上都是一些革命歌曲,现在网上也都能听到,像《洪湖水浪打浪》《党啊!亲爱的妈妈》之类的,除了记得这些她还教过我唱“小戏”,有一首叫《十二月花名》的,我现在还能记得几句:
正月里什么花人人所爱
什么人手拉手同下山啦来
正月里迎春花人人所爱
梁山伯祝英台同下山啦来
二月里什么花地里发芽
什么人削了发自愿出家
二月里萝卜花地里发芽
杨五郎削了发出家为僧
三月里什么花满园红了
什么人在哪里结拜弟兄
三月里桃花开满园红了
刘关张在桃园结拜弟兄……
很可惜,后面的实在记不全了,现在再没听有人唱过,网上也搜不到,大概是已经失传了。母亲没上过学,没什么文化,但在那时真的感觉她懂得挺多的,像“梁山伯与祝英台”“吴刚伐桂”“牛郎织女”的故事,第一次我是从她的口中得知的。我们躺在凉床上,看着满天的星星,她告诉哪一颗是北斗星,哪一颗是牛郎星,哪一颗又是织女星……不知道远在天堂的您又变成了哪一颗星星?今夜注定难以入眠,估计这一夜要被那首“小戏”单曲循环了……
曾经心心念念想要逃离的地方,却成了现在做梦都想回去的故乡!算了,就此停笔吧,明天还有很多事还等着我去面对呢,都已经两点了,该睡了,希望在梦里能回到从前——一家人都在,父亲年轻,母亲健在,而我和小妹依然还是两个没有烦恼,不懂惆怅的孩子……
(责编: admin)

免责声明:本文为转载,非本网原创内容,不代表本网观点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